当前位置:首页?>?业务工作?>?统计发布

风雨兼程七十载 结构调整显成效

发布时间:2019-09-02 来源:亚博体育免费下载统计局 岳颖珺

  2019年,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。70年来,在盟委、行署的坚强领导下,全盟各族人民团结一心,砥砺前行,不断开拓进取,经济规模不断扩大,综合实力不断增强。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盟委、行署坚持新发展理念,坚定不移推动高质量发展,经济结构在发展中演变升级,三次产业结构优化调整,所有制结构明显改善,区域结构日趋协调,经济发展活力日益增强。

  一、国民经济快速增长,经济总量节节攀升

  1949年,我盟经济基础十分薄弱,地区生产总值仅为2117万元,人均地区生产总值103元。1959年,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亿元,较1949年翻了2番多,人均生产总值达到278元,较1949年翻一番;改革开放后,我盟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1579万元,1988年突破十亿元,2004年突破百亿元,2010年突破五百亿元,2018年,我盟地区生产总值比1949年增长3844倍,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8.9%,人均生产总值突破1万美元。从三次产业看,第一产业增加值比1949年增长589倍,年均增长5.1%;第二产业增加值比1949年增长3.8万倍,年均增长13.7%;第三产业增加值比1949年增长2.8万倍,年均增长12.8%。

  产业结构持续升级,协同发展逐渐显现

  70年来,我盟产业结构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,呈现出由低级到高级、由严重失衡到基本协调的发展轨道。三次产业结构由1949年的89.7:4.7:5.6调整为2018年的13.8:45.6:40.6,第一产业比重下降75.9个百分点,第二、三产业比重分别上升40.9和35.0个百分点。

  在70年的发展历程中我盟产业结构演变经历了三个阶段。

  第一阶段:第一产业占绝对主导地位,第二、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尚弱。建国初期,我盟经济在较长一段时期以传统的农业经济为主,并依靠传统的生产方式进行,第一产业占据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,结构层次较低。1949年,我盟产业结构以“一三二”为主,第一产业比重达到89.7%,远大于第二和第三产业之和。随后第一产业逐渐下降,但第二和第三产业发展仍相对缓慢。改革开放初期,我盟第一产业比重由1949年的89.7%下降到49.9%,第二产业比重由1949年的4.7%提高到23.5%,第三产业比重由1949年的5.6%提高到26.6%,第一产业仍占据我盟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。

  第二阶段:第一产业仍处领先地位,但第二、三产业开始快速发展,结构变化显着,形成鼎足之势。自1989年开始至2000年,我盟三次产业迈入“一二三”产业结构发展阶段,这期间,随着经济的发展,城镇人口比重不断上升,第一产业剩余劳动力逐渐向第二、三产业转移,有力地促进了第二、三产业的发展。第一产业占GDP的比重持续下降,由1989年的48.3%下降到2000年的34.9%,第二、三产业比重持续提高,第二产业比重由1989年的28.6%提高到2000年的34.5%,第三产业比重由1989年的23.1%提高到30.6%,到2003年我盟经济转型前,第一产业比重仍接近30%,高于工业1.6个百分点。

  第三阶段:第二产业率先反超,第二、三产业协同发展格局初步形成。2001年第二产业比重超过第一产业,2002年第三产业也实现反超。2003年我盟经济转型至今,三次产业一直保持“二三一”的结构,到2018年,三次产业结构已经演进为13.8:45.6:40.6,工业和服务业的比重分别达到40.1%和40.6%,分别高于第一产业26.3个百分点和26.8个百分点,成为拉动我盟经济增长的双引擎。

  产业内部结构日趋优化,新旧动能加快转换

  (一) 农牧业基础地位得到巩固,以畜牧业为主的传统农业转变为农林牧渔业全面发展。建国初期,我盟农牧业生产结构较为单一,畜牧业占据绝对主导地位。1949年,第一产业总产值中畜牧业比重高达81.4%,农业比重仅为18.6%,林业和渔业尚属空白。进入新世纪,盟委、行署把草原生态的保护和建设项目摆在各项工作的首位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全盟坚持建设养畜、科技兴牧的思路,并通过“围封转移”、“减羊增牛”等一系列措施,缓解草场压力,提高经济效益,畜牧业保持平稳发展。在种植业生产中,我盟以水浇地和设施农业建设为突破口,加快发展马铃薯和蔬菜两大高产高效主导产业,水浇地和设施农业从无到有,种植业质量进一步提高。随着现代农牧业体系逐步建立和完善,第一产业内部结构不断调整和优化,到2018年,农、林、牧、渔业总产值比例演进为19.8:1.2:78.8:0.2。农业比重较1949年提高1.2个百分点,畜牧业比重较1949年下降2.6个百分点,虽然畜牧业的比重有所下降,但其基础地位仍未发生改变。林业、渔业和农林牧渔服务业从无到有,丰富了农业生产活动,2018年总产值比重分别达1.2%、0.2%和1.6%,农林牧渔业呈现全面发展的良好态势。

  (二)工业经济结构由单一走向多元,现代工业体系初见端倪。建国初期,我盟的工业经济几乎是一片空白,1954年第一座发电厂建成投产,随后陆续兴建起一些皮、毛、肉、乳和民族用品加工等小型企业,但总量仍然很小,发展层次低下。改革开放后特别是2003年实施经济转型战略以来,我盟大力实施工业强盟战略,走新型工业化道路,工业经济由小变大,由弱变强,工业结构从单一走向多元,工业门类由简到全、由粗到精,逐步形成了行业较齐全、基础较雄厚的现代工业体系。其中,规模以上工业所涵盖的行业由建国初期的 2个发展到2018年的24个,增加22个;工业大类产品由建国初期的寥寥几种到2018年的近百种。2018年,全盟工业增加值比1949年增长了3.63万倍,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40.1%,比1949年提高了35.8个百分点。从工业总产值的行业构成来看,建国初期我盟工业总产值中以食品、轻纺为主的轻工业占比达到90%以上,改革开放特别是2003年以来全盟工业结构逐渐重化,1990年重工业比重首次超过轻工业,到2018年以重化工业为主的能源、化工、冶金、建材、装备制造等产业所占比重达到了90%以上,多元发展的现代工业体系初见端倪。

  (三)服务业蓬勃发展,经济增长引擎强劲。建国初期,我盟服务业增加值仅有百万余元,改革开放后特别是2003年以来,盟委、行署高度重视服务业发展,先后出台生产性服务业、生活性服务业,以及文化旅游、健康娱乐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,服务业发展能力得到充分保障。到2018年,服务业增加值比1949年增长2.77万倍,占GDP的比重由1949年的5.6%提高到2018年的40.6%,对全盟经济的贡献率提高到2018年的48.9%,服务业逐步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从服务业的内部行业来看,传统交通运输业和批零住餐业的比重由1978年的82%下降到54%,金融、房地产、信息、商务和文体娱乐等新兴服务业比重由1978年的18%提高到46%,结构进一步升级。

  从业人员结构不断优化,二三产业不断扩容
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盟产业基础十分薄弱,第一产业是就业主渠道。1949年,我盟从业人员仅有9.69万人。其中,第一产业从业人员达9.37万人,占全部从业人员的96.7%,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合计占比仅有3.3%。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经济的发展,农村牧区劳动力逐渐向二三产转移,人口向城市集中,二三产业成为促进社会就业的主要渠道,为分流农村转移人口、剩余劳动力以及解决城市就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2018年,我盟全社会从业人员达到64.15万人,比1949年增长5.6倍,年均增长2.8%。第一产业从业人员达26.08万人,比1949年增长1.78倍,占比为40.7%,下降56.0个百分点;第二产业从业人员达10.04万人,比1949年增长70.7倍,占比达15.7%,比1949年提高14.3个百分点;第三产业从业人员达28.03万人,比1949年增长154.7倍,占比为43.7%,比1949年提高41.8个百分点。

  所有制结构日趋合理,民营经济贡献突出

  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前,我盟的所有制结构中,国有及集体占有绝对优势,生产总值中95%以上为公有经济。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盟委、行署高度重视民营经济发展,深入贯彻落实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,民营经济活力不断释放,我盟从较为单一的公有制经济逐渐转变为多种所有制经济全面发展。2018年,全盟民营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达43.4%;民间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达35.0%;民营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84.1%;民营经济实现税收占全部税收收入的比重达68.4%。截至2018年底,全盟民营经济各类市场主体占全部市场主体户数的98.9%。民营经济整体规模不断扩大,经营领域不断拓宽,发展效益不断提高,逐渐成为我盟经济保持较快发展的重要支撑。

  县域发展日趋协调,区域结构更加优化

  改革开放初期,我盟县域间发展不平衡,从经济规模看,总量最大的锡市占全盟的比重达17.4%,是总量最小的二连浩特市的近11倍;从增长速度看,增长最快的多伦县与最慢的西苏旗相差64.3个百分点。2003年以来,全盟各地因地制宜、扬长避短、竞相发展,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产业体系和发展模式,到2018年,经济总量最大的锡林浩特市是总量最小的黄旗的9.85倍;增速最快的多伦县与最慢的黄旗相差13.5个百分点,县域间的差距不断缩小,县域发展日趋协调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我盟东部、南部、中部和西部地区经济总量占全盟GDP的比重分别为20.1%、40.6%、24.7%和14.6%,比重最大的南部地区和比重最小的西部地区相差26个百分点;2018年,东部、南部、中部和西部地区占比演进为27.5%、24.3%、29.4%和18.8%,东部地区占比提高7.4个百分点,南部地区占比下降16.3个百分点,中部地区占比提高4.7个百分点,西部地区占比提高4.2个百分点,比重最大的中部地区与比重最小的西部地区相差10.6个百分点,区域结构更加优化,多极驱动的区域发展格局初见端倪。